推荐:
首页 > 明星资讯 > 《超验骇客》好看吗
《超验骇客》影评:无法穿越的人生黑镜

  《超验骇客》高达1亿美元的制作预算,与其银幕上呈现的视觉效果摆在一起,多少让人有些费解,但对于难得“卸妆”出镜的约翰尼-德普而言,这是一部需要付出勇气的电影——大部分时间都在显示器上表演,而全片的质感又是那么的严肃和忧郁。
 

  就好莱坞商业片的一般规律而言,《超验骇客》绝非那种依靠傻大空视觉魔术来提振的作品,对于急切渴望视觉冲击的人来说,它是显得那样从容不迫,从容到每一个细节几乎都跳动着抒情的脉搏。因此,拿看英剧《黑镜》的态度来审视《超验骇客》,或许才会有不一样的感受。《黑镜》第二季第一集里,女主角的男友遭遇车祸去世,伤心欲绝的她,为了让男友重回身边,买回了一个拥有人工智能的假男友。这个“男人”的相貌和声线,与男友完全一致,可是当女主角半夜惊醒时,她才确信,爱人永远回不来了——床边的这个“男人”没有一丁点呼吸,他归根结底不是一个“人”。因此,当《超验骇客》中的“智能人”德普,用巨细靡遗的“大数据”来分析爱人丽贝卡-霍尔的身体状况时,对方终于崩溃:“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。”显然,《超验骇客》在极度浓密的科幻元素的包裹下,讲的却依旧是一个“何以为人”、“情为何物”的故事。这种故事,不新鲜,却颇具情感穿透力。
 

  关于高科技改变人类生存状态的想象,好莱坞已经展示得太多,仅近来上映的《机械战警》和《美国队长2》,就把由科技和野心所引发的人类悲剧,演绎得极为精彩。尽管在特效大场面的展示上,《超验骇客》与前两者属于两个方向的作品,但它的主题却架设得更为复杂,填满了导演的表达欲——除了人工智能带来的互联网恐慌、纳米技术造成的自然生长悖论之外,个体的欲望图景也得到了极充分的展示。约翰尼-德普逆变成的“智能上帝”,与《透明人》中那个拿自己做实验的疯狂科学家如出一辙;女主角陷入爱情泥潭时的失控,堪称每一个好莱坞式苦情女人的典型范本;最抢戏的男二号保罗-贝坦尼,则始终贯彻着一个非常暧昧的立场,他在迂腐、胆怯和被动行事的轮回中,确保了自身最终不受侵害,这个角色,本质上比野心勃勃的德普、痴心无理的霍尔,更加令人咬牙切齿。
 

  《超验骇客》中,骨灰早已被撒向河流的男主角,终又活生生出现在女主角面前,但当他们在希望和绝望之间来回摇摆、看着病人们经历过失明、复明、再失明的悲剧之后,那种被考验了太久、折磨了太久的重逢,已然无法给人带来任何喜悦——现实世界从来就没有上帝,一切的挽回都是徒劳的虚空。影片结尾,当枯萎的花朵被一滴纳米水催促着瞬间怒放时,你从没感受过如此酷似希望的绝望,以及挥之不散的焦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