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小品剧本 > 《武松当官》
《武松当官》




  荒诞小品》
  
  《武松当官》
  
  人物、武大郎简称郎
  潘金莲简称莲
  武松简称松
  地点、武大郎家、
  [幕启武大郎上。
  
  郎:(念)家住山东清河县,
  夫妻卖饼来赚钱。
  最近有件烦心事,
  愁得我小心肝崩崩乱跳乱忽闪。
  郎:我武大郎自幼父母双亡,兄弟二人相依为命,现如今二弟当了官,有人说人一当官就变坏,名正言顺捞外快,一会武松说到家看我,我得和我媳妇合计个办法,试试武松看他变没变坏。
  郎:(向幕内)哎、媳妇......
  莲:哎!
  郎:(向观众)我那媳妇长得贼靓,那真是和尚见啦都想还俗,你们要是见到她准酥骨。
  莲:(上场娇嗔地)大___郎。
  郎:唉呦!我媳妇真漂亮啊!我是越来越感觉配不上你啦!我那么丑。
  莲:可是你很温柔。
  郎:我这么矮。
  莲:你矮得很可爱。
  郎:我当官考察到国外。
  莲:我在家中等着你回来,
  郎:我寻求浪漫包二奶。
  [莲一脚将武大郎踹倒在地]
  莲:我毫不留情把你踹!
  郎:你唬啊!
  莲:即然你喝了忘情水,要对我唱谢谢你给我的爱,
  还想让我傻啦叭机为你唱,你今夜会不会来。
  郎:搞错啦,我说包二奶的不是我。
  莲:那是谁?
  郎:我说得是咱清河县原税收员西门庆。
  莲:你说的是他啊、我听说他贪污受贿,假公济私,包
  二奶,现以经被朝庭双规啦。
  郎:西门庆被抓到是一仵好事,可我现在正为咱二弟的事
  烦心哪。
  莲:为咱二弟烦什么心?
  郎:你没听说吗,咱二弟武桧在景阳岗上打死恶虎,为民除害,被咱们县特聘为税收员,也就是西门庆原先负责的工作。
  莲:这是好事啊。
  郎:你知道什么,你以为这税收员就这么好当啊,这几年
  前前后后有多少人都栽在这位子上啦。莲:我看这小官不当得啦。
  郎:可我二弟的脾气,你知道只要是他认准的事,十头牛都拽不回来,我想咱们得试试他。
  莲:怎么试?
  郎:咱们就使劲忽悠,跟他苦穷,让他给咱免税,看他立场坚定不坚定。再可劲给他灌酒,给他喝蒙……
  莲:他喝十八碗酒还能把老虎打死,咱俩绑一块也造不过他呀!
  郎:讲喝酒,不是我吹啊,他是老虎我才是武松。
  莲:就你这小样,八成够呛。
  郎:我不是还有最后一招吗?
  莲:啥招?
  郎:(傻笑)嘻嘻……嘻嘻……
  莲:你嘻嘻啥,你快说啊。
  郎:嘻嘻……
  莲:(打武大郎)你说不说。
  郎:我想让你施展一下美人计,看他喝完酒,上完听,美色当前,乱不乱性。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挺难,但是为了……
  莲:行。
  郎:你们看我媳妇,面上人儿。行(学莲)哎!你不是有啥想法吧?
  莲:你看你,我不是为了咱兄弟吗?哎!咱兄弟来了。
  [武松西服革履上。
  桧:呦,大哥,嫂子您们都在啊。
  莲:坏啦坏啦。(拉武大郎到一旁)
  郎:咋的啦。
  莲:你看他身穿西服扎条领带啦,头型挺酷好象锅盖
  啦,走起路来两手一背挺来派啦。咋看咋象西门庆那瘪犊子复制产品第二代啦。
  郎:我看八成腐败啦!去,快给咱们准备点洒菜,(小声)按计划行事。
  莲:唉(下场)。
  郎:二弟啊,听说你在景阳岗上找虎成名,一夜之间家喻户
  晓,成了社会名人,听说不少人还找你签名呢?
  松:一时匹夫之勇,说起来惭愧。
  [潘金莲拿酒菜上。
  莲:现在想成名的人多了去啦,不有这句话吗。
  要成明星办法多,他们是先演戏,再灌歌,小道消息
  胡乱说,拍个写真完全脱,可像二叔这样成名可不多。
  郎:你这个败家娘们儿,在这瞎巴巴啥,还不快给咱兄弟倒酒。
  莲:嫂子敬你一杯。[给武松倒酒]。
  松:谢谢嫂子。(喝酒)
  莲:二叔叔啊,你是扬名天下啦,我最近可闹心了,
  松:怎么了。
  莲:有一个叫施耐安的吃咱家烧饼想不给钱,我没给他好脸,谁知他怀恨在心四处说我坏话,说我和西门庆有暧昧关系。你说……
  郎:你说这些干啥,再给二弟满上。二弟,你当官啦,也该庆祝一下,来,把这酒干啦。
  [松喝酒]
  莲:你当官好啊,我们俩今后也能沾点光啦。
  松:我当初打虎是为民除害,如今当官也要为民造福。
  郎:看我二弟说得多好,跟当年西门庆说差不多。
  松:唉,大哥你怎么把我同他相提并论。
  莲:差不多。
  松:你们是说我和西门庆是一路货色是个贪官。
  郎:谁说的,西门庆可是个好人啊。
  莲:他对我___我们可好啦。
  松:我到想听听他是怎么个好法。
  郎:你先把酒喝啦。我给你好好讲一讲。
  松:[喝酒]好。
  郎:记得那年我从阳谷县逃荒来到这清河县,你嫂子在家烙烧饼,
  我担着到街里去卖,有一天,天那个冷啊,冻得我眼泪巴叉的,鼻涕一把一把的,是那西门庆送我一顶帽子,我这个感动啊,那帽子那色真鲜凌___娇绿!
  莲:你说西门庆是不是好人好官啊,他可没少到咱家扶贫。
  郎:是啊,他可是好人、隔三差五总来,要不能送我这帽子吗。
  松:你们说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可听说他干了很多坏事,被双规
  啦。
  郎:那都是别人冤枉他。
  莲:纯粹是诬陷。
  松:那怎么有人说他贫污受贿。
  郎:那是回笼资金,搞扩大再发展。
  松:有人说他假公济私。
  郎:那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拉动经济发展。
  松:那他包二奶呢?
  莲:这是对口扶贫、为社会排忧解难。
  松:[欲生气,略有所思]原来西门庆是个好人好官啦。
  郎:[学日本音]大大地良民、不他是个好人好官。
  松:那西门庆一年收你多少税金。
  郎:不多不少纹银十两。
  松:按大宋税律你们这个店应该徼三十八两才对呢。
  莲:那不是我们每年给他十两好处费吗?
  郎:一边待着去,啥好处费的多俗啊,西门庆收咱这一片的税
  一天风里来雨里去,你不该给人家个打车钱啊。
  松:大哥。你也知道西门庆的工作现在我己经接手啦。今天我一
  来是看看哥哥嫂子,二来你看这也是年终岁尾啦。今年这税
  款......以前你们每年都交十两,今年……
  郎:缴多少。
  松:二百两。
  郎:[假装惊讶]啥,二____百____两。
  松:今年的税金和你们三年来偷漏税金的罚款一共纹银二百两。
  莲:这也太多啦。(拉武大郎到一旁,低声。)还挺能装,接着忽悠。
  郎:我说二弟啊,你看我和你嫂子,才开了三年的烧饼店,事
  业刚刚起步,我又是你亲哥能不能照顾,少交点。要不这样吧,每月我给你十两好处费。你看怎么样?
  莲:是啊,你看你哥瘦小枯干个头不到一米二,你人高马大,你的裤叉都能给他毁个大褂,你就可怜可怜他吧。
  郎:(念)求你开开眼,看我多可怜。
  体弱又多病,嘿瘘又气喘。
  小个头一点点,模样甚凄惨。
  你指龟骂王八,能不能给我留上一小脸。
  松:不行,二百两一两也不能少。
  郎:我不活了,咱这最深的河在那,我要跳......
  莲:(拉郎到一边)我看他好象还没变……
  郎:你知道啥,你看他小酒造两瓶了,马上要上听了,咱得趁热打铁,让他露破腚了。
  莲:那只好委曲一下你啦。
  郎:你给我向前冲吧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舍不得媳妇试不出流氓。
  郎:(感到自己说错话了)
  莲:(表情严肃)我一定完成任务。
  

1



  [莲拿酒杯,迈模反特步,抛着媚眼,向武松走去。
  莲:来,嫂子和你喝杯交杯酒,愿咱俩的友谊天长地也久。
  松:要想让我喝这杯酒,你首先得把这瓶干了打个样。
  郎:我替她喝。(喝完后,欲倒)
  莲:(扶武大郎)瞧你这小样。你不说你挺能喝吗?
  郎:我没喝多,
  莲:那你现在咋这样哪。
  郎:我就是有点迷糊。
  莲:你一边旯去,看我的。
  莲:(唱就这样被你征服的歌)就这样被你征服……
  松:我征服你,你是要征服我吧?我想当年西门庆也是这样被你征服的吧。
  莲:二叔叔,不要假正经装迷糊,来金莲和你跳支贴面舞。
  松:(与莲跳舞将莲推倒在地)跳舞我不会,不过打虎我可熟。
  莲:(坐在地上拉长声)唉呀。
  松:(京白)早听人言,你与西门庆勾勾搭搭,我始终将信将疑,可今日一看,你还真不是块好饼。着打。(举拳欲打)
  莲:救命啊!
  郎:哎!慢慢……你知不道啊!
  松:(举拳欲打)我先替你管教管教她。
  莲:救命啊!
  郎:你那拳头连老虎都受不了,你打她一拳还不给她干扣听了。是这样的,我和你嫂子怕你当官学坏,这都是在和你在演戏。
  松:(拉起潘金莲,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纸,给武大郎)嫂子,快起来吧。你们的意思我明白,可是不能因为出了个西门庆,你们看谁都象西门庆啊。这是你们今年的税收单据,这几年你们向西门庆送好处费而偷漏国家税款的罚单。一共二百两,我已经用我打虎的奖金以经替你们全交上啦。
  郎:不行,我怎能要你的钱哪。
  莲:那有当官的给老百姓缴税的道理啊。
  松:大哥这些年为我没少吃苦。我谢谢你们这份情义。今年这税我替你缴了,我希望你们今后能做一个诚实守信的纳税人,多支持我的工作。
  郎:这钱我们不能要。
  松:你就拿着吧。
  [两人来回推让。
  莲:瞧你们两个大男人,推来让去的,给我吧啊。
  郎松:(齐声)啊!
  莲:我给咱兄弟攒的,将来找个媳妇儿。
  松:咱们不论是官还是民共同讲诚信,我们的社会风气才能清澈,我们民族的才能迸发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。咱们老
  
  
  
  百姓的日子才能
  芝麻开花_______
  (莲.松.郎齐声)
  节节高。
  松:我演的这戏咋样?
  郎:你可比西门庆强多了!
  松:我可不敢送你绿帽子!
  [众人笑。h
  
  [切光__幕落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