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小品剧本 > 迎新小品-错位
迎新小品-错位


小品《错位》
  北京某高校迎新
  剧中人物:招生老师(女)、
  北京少爷(志愿者、男生,戴袖标,口音京片子,道具:手中拿一本厚厚的黑色笔记本,关键资料性长段台词可以翻读。)、
  新生甲(男、东北人)
  新生乙(男,云南少数民族)
  
  『幕启:(醒目的红色横幅“计算机网络技术系系欢迎新同学”,横幅下黄色标志牌 “交费处向钱看→”,偏右斜放办公桌、椅)
  
  北京少爷:(站在标志牌和办公桌之间,嬉皮笑脸地吆喝着,仿佛卖菜的小贩)欢迎啦啊,欢迎新同学啦!欢迎您交费,您交费就这边请啊――(指办公桌女老师)交了费您就算注册啦!注了册您就领宿舍钥匙!交费啦,交了费您就领新书(反复重复前边的吆喝)……领了新书接下来您就领毕业证,领完毕业证您就一准当――高级“白领”去了呵……
  女老师:(从左侧上,挟着公文夹,急匆匆走到舞台中向观众)几天来录取新生的工作又忙又累,不过令人欣慰的是,这届学生的录取分数比往年提高不少,500分到600分的学生占的比例有30%之多,好事儿好事儿!招生人数比去年也增加不少,真是可喜可贺!我们的招新原则,一是要新生素质,二是要扩大规模,两项指标双突破,没白忙活……
  (女老师很自信地走到办公桌前,听到志愿者的吆喝声回头看――)
  女老师:(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,不耐烦地用笔敲打桌子)我说嘿,你就不能正经点?!嘿――说你呐!
  北京少爷:(先是故作没听见,继续唠叨,后嬉皮笑脸,语调京白)怎么茬?您说我哪?这不吆喝着呢吗?我怎么不正经啦?
  女老师:你这是什么腔调呀?吊儿郎当样儿,不像话!要让新生看见、听见影响多不好,让新生家长看见你这样儿,第一印象――人家把孩子送到咱们学校上学能放心吗?还以为――你整个一个走街串巷登三轮卖菜的京贩子!
  北京少爷:贩子?您真会开玩笑,这是范儿!范儿――(挺挺胸脯,绷肌肉,晃晃身子,又故作“思想者”雕塑状)
  女老师:你觉得你特酷是吗?(忽然差异)嘿,你哪级哪班的啊?前几天我怎么没看见过你呀?最后一天怎么冒出你这么块料来呀?就您这样儿,还――范儿,歇啦吧!
  北京少爷:别呀!每天50元儿人民的啊――币!歇了――谁给咱补助费啊?
  女老师:问你哪级哪班的呐?打什么叉呀?
  北京少爷:我是替补的。我原来以为志愿者是纯进义务呢,“白不搭”无利不起早的,所以哥们没报名……后来听前两天的志愿者说学校给志愿者每人每天五十块钱补助……我怎么能落这空呢我?我把他俩请走了!我拼个份儿,这点事我一个顶俩……再说了学校的事就是咱自己个儿事儿,为学校尽义务舍我其谁?您说是这个理儿吧?嘻嘻……
  女老师:谁跟你说的有补助费?还50元――人民的――币!――真够财迷的!志愿者,顾名思义尽义务,补助费根本没那么回事!你让谁给忽悠了吧?
  北京少爷:(左思右想台上转)我靠!是吗?要真这样儿哥们可亏大发了!那俩孙子明明对着我耳朵跟我吹,说志愿者每人每天学校补助50块,他们每人志愿5天,每人二百五!我还调侃他俩说,还二百五干吗?多傻数字啊!所以我就把零头给“抢(四声qiàng)”过来了,我打算一个顶俩能赚二五一百元儿。他们俩还假装不乐意,愣说让我请客才答应……我说拿着钱就请,那俩孙子偏得让我先请客后让利,还愣跟我“拽”什么狗屁商业经营理论,叫什么来着?――(摇头晃脑地)“舍得舍得,不舍不得,先舍后得”,这不昨天晚上他俩在大学城北京烤鸭撮了哥们一顿!合算是――整个给咱哥们下了一套儿!完啦完啦,这回哥们栽姥姥家去啦!(作手背击打黑皮本,摊开双手――)……咱哥们这回倒成烤鸭啦――生生让他俩给烤啦!我还说他们二百五来着,到底谁是二百五啊?舍得舍得――不舍不得――哥们舍而不得――巨亏……谁是二百五啊?!(拍胸口)原来“二百五”就是这样炼成的!(击掌、跺脚、沮丧,往左侧走――)我整个一冤大头!进水啦进水啦!这回是真进水啦!
  女老师:(叫住志愿者)哎!同学,我问你是哪级哪班的?叫什么名字?
  北京少爷:二百五!冤大头!叫什么都成!烦……
  女老师:烦谁呀?我说你有没有正经的?
  北京少爷:(恍然大悟!出怪样,立正敬礼状)报告老师!我叫刘三吉!――文刀刘的刘,一二三的三,吉祥如意的吉,网名“北京少爷”。您算我06级也行,算我07级新生也行……
  女老师:这话怎讲?
  北京少爷:我本来是06级的,因为我到课率太低,期末考试五门课全不及格,算上补考一共十五回,哥们全挂了!还有,而且曾经获得过一次警告处分和一次留校察看处分,最后,终于――所以我留级了……报告完毕!
  女老师:哈哈哈哈……好好,不怪你不怪你……你叫刘吉――蹲班留级――蹲班的意思,三次?蹲三次班!哇噻您还那美呐!你的名字同音而且押韵,你爹妈给你取的名字含义那叫一个深!
  北京少爷:(认真而不苟言笑地,掰着手指头数1234567ABCDEFG――)您甭拿我打嚓,哥们对留级能够正确认识和对待,我跟班主任和辅导员正式宣布过我的三点意见:
  我第一不怨爹妈生我后,让算卦的盲人先生给我起了个瞎名儿;
  我第二不埋怨老师教得不好――您想想看,英语不及格可以怨英语老师教得不好,数学不及格可以怨数学老师教得不好,计算机应用也不及格就赖计算机老师教得不好……我门门不及格自然得赖咱自己个儿,您说呢?
  这第三嘛,A:我从来不记得我的脑袋被门掩过(作门掩状);B:我脑袋从来就没进过水(像拍西瓜,作拍头状,口发出“嘭嘭”声);C:也没被驴踢过(作脚后踢动作);D:更没被猪亲过(哼哼――啧啧)……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:这一年级上两年不是每个同学都有这样的机会,蹲一班我会学得很扎实,到时跟新生一比肯定有一拼,我肯定最优秀――您懂吗?这就叫“比较优势”,那没说的。不瞒您,我小学一年级就曾经上过两年,中学一年级也上过两年,这次大学一年级又上两年――好有一比,就像您家盖房子打基础,三七灰土人家夯三遍得活,您家夯九遍――为的就是结实!您说呢?
  女老师:(戗qiāng白似地)你们家才夯九遍呢!(作乐不可支状)你真够贫的――快赶上贫嘴张大民了!
  北京少爷:(骂自己,打嘴)呸呸呸!算口误,算口误!我是说我自己个儿夯九遍,我自己个儿夯九遍还不行吗?……您别生气!您千万别生气!您是说我像电视剧《贫嘴张大民》里的张大民?他?切(蔑视的语气词)!张大民整个就一北京“胡同串子”,与其说他心态好,不如说他没追求,整个一个好死不如赖活着!先头,人家需要劳动模范让他当,他就是劳动模范;后来人家解雇不说解雇说下岗,他就下岗;没一点主见,浑浑噩噩,吃了上顿不想下顿……没劲!尤其没劲的是当年电视剧热播,北京居然万人空巷,您说这观众都(模仿疯狂的石头贼头语气)“什么素质”?!当今社会小市民群体处于集体无意识状态!听说《贫嘴张大民》还获了什么奖项,更是可悲可气可叹……我们现今到底提倡什么?左顾而言它的社会主流意识?群体审美情趣恶俗而低级!社会核心价值观统统向钱看!
  女老师:呦嘿,还真没看出来,你蛮忧国忧民的嘛!你究竟是哪个系的学生?你们系主任是谁呀?
  北京少爷:系主任?我哪认识系主任呀!这么大的官儿也轮不上咱认识,差着级呐不是?我就认识高老师……
  女老师:哪个高老师?
  北京少爷:(面对场下寻找高镜,手指――)在那,在那边招生呐!您认识吧?您一准儿认识。她是我们系办主任,我原来是她们系06级的,这回“蹲转”你们网络系。老师您贵姓啊?
  女老师:你先别管我贵姓,我得问问高老师,高老师!(后自言自语嘟囔)见过不仗义的没见过这么不仗义的……高老师!
  北京少爷:别别……高老师正忙呐……您可不能不要我!
  女老师:哪能呢!我们特喜欢你这样的学生,我问你“蹲转”什么词儿?
  北京少爷:就是蹲班留级,转换系别的缩语――“蹲转”!
  女老师:你自己攥(zuǎn三声)的词?
  北京少爷:对呀!
  女老师:没看出来你还真有点语言天赋!
  北京少爷:(得意状)那当然!要想用词准确、精炼,关键在于把握“定义概括准确”和“选词推敲精练”。
  女老师:(手势作停止状)停!又侃又侃,我问你高老师怎么跟你谈的“蹲――转”的事?
  北京少爷:高老师说是征求心理咨询老师的建议……说避免我心里产生障碍……其实就是怕我蹲班没面子,(模仿宋丹丹白云大妈口吻)“伤自尊呗”,转个系让哥们儿重新混。
  女老师:(严重惊诧)哦!那……高老师当真跟你这么说的?
  北京少爷:差不多吧!学工部还真给咱哥们面儿,“蹲转”的事儿还就批准了!新学年就正式转到网络系啦,高老师说让我跟刘老师她们联系,这不是忙着当志愿者还没来得及嘛。就这――我就算07级的新生啦,(手指头上横幅),嘿,好玩儿――新生迎接新生,您就瞧好吧您呐,新生新系新面貌嘛!
  女老师:(作晕状)什么?!――晕!心理咨询还说你什么啦?
  北京少爷:说我大脑思维长期处于“游离”和“梦魇yǎn”状态,大脑皮层处于不规则兴奋状态,紧张和焦虑伴有妄想症状!说大白话,就是说我终日迷迷糊糊、稀里糊涂,还总爱想些不着边际的事……还说让我吃点维生素ABCDE什么的……
  女老师:你觉得呐?
  北京少爷:错!大错而且特错!不是一般的错!比“二班”还错!(似自言自语状)其实他们不懂我,根本不懂。咳!“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”啊!
  (翻着手里的黑皮本)
  “――我经常为阿拉伯的事儿担心。本拉登,他为什么要组织基地恐怖组织?还不是以美国为首的所谓先进国家全体的欺负阿拉伯人?先是挑唆两伊八年战争,又借机伊拉克侵占科威特抢石油的事,以解放科威特为由两次攻打伊拉克,最后绞(刑)杀了萨达姆――既保住了美国在科威特的石油利益又抢到了伊拉克的石油,嘿,都归美国啦。
  “――911让“山姆大叔”挨的这一“闷棍”着实不轻,白宫发誓要将打闷棍的“流氓”绳之以法。“山姆大叔”借着911铲了阿富汗,又 逼着巴基斯坦配合反恐才容忍军事独裁政府暂时存在!忽悠全世界舆论逼迫伊朗接受核查弃核――其实伊朗根本没有核武器,这是全世界都知道事!――美国为什么这么做?为的是不让伊朗做大,进而控制阿拉伯地区的石油啊!
  “――石油对美国经济当然很重要,但美国本土地下有的是石油,就是不开采,全当战略储备了。而布什家族靠着石油财团当上美国总统,老布什、小布什四届总统,四届政府上台就打仗!美国军火商发大财,油价飙升谁人得利?阿拉伯的石油公司多数都有美国财团的股份!美国政府和财团不怕石油涨价,石油涨价美国财团才能赚得盆满钵满。美国的政治、军事、外交、媒体舆论一切围绕“务实”二字――那才真叫作――无利不起早。什么国际法、人权、道德底线、民主政治、联合国宪章――那全是忽悠别人的,在全世界称霸才是美国人的终极目标。
  女老师:(调侃的口气)哇噻,你知道得还真不少!
  北京少爷:(自话自说状,有时作痛苦状)近来让我非常担心的是中日关于东海油田的争论和争夺。还有中美关系,中俄关系,台海关系,这让我非常地不省心……
  女老师:说你咳嗽你就喘!那你怎么不去读国际关系?在我们这儿混日子你觉得有意思吗?你不觉得有点儿南辕北辙吗?你的兴趣点太多而且杂乱……你既然上了这所学校,就应该好好学专业,术业要专攻,毕业后找份工作好有饭吃。如果最基本的生存技能都学不来,一切都是空谈!阿基米德说过,只要给我一个支点,我就能把整个地球撬动起来!但很多时候世界简单而又残酷,对许多人来说阿基米德的支点是馒头、米饭而不是其他!我很为你担心!听说过“修身――齐家――治国――平天下”吗?这里的层面、逻辑不能搞乱。还有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”。
  北京少爷:对呀对呀……
  女老师:对呀对呀!――对什么呀?你所有的问题根源所在就是错位!错位――懂吗?
  北京少爷:我这是综合素质高哎!
  女老师:看跟谁比……
  『画外音:哎!网络技术系在哪报到啊!我是网络技术系的!
  北京少爷:老师新生来啦!
  女老师:(回到座位正襟危坐)快快迎一下,去啊!
  
  新生甲:(东北口音,背着行李上)网络技术系在哪疙瘩报到啊?
  新生乙:(云南少数民族青年踉跄而上,气喘吁吁)我是我是我也是!
  北京少爷:(作交通警指挥车辆前行手势)网络技术系新生报到在此排队办理手续!往前走了您哪!
  (新生乙跑步超过新生甲,甲拽住乙)
  新生甲:(对新生乙)你啥地方人(人读银YíN)呐?
  新生乙:(与甲在舞台中聊起来)我云南的。
  新生甲:云南的?云南是在昆明吧?
  新生乙:嗯,云南是昆明的省会!
  新生甲:你们那疙瘩解放了没?
  新生乙:没解放呐!我们每天上学都带着枪。
  新生甲:哇噻!背着枪上学,够酷!
  (北京少爷凑上前)
  北京少爷:(对新生乙)我说,我还想去趟乌鲁木齐呐,就是没熟人不方便,今天咱们就是哥们儿啦,到时住你家行吗?
  新生乙:行啊,去乌鲁木齐哈,就是远点!
  北京少爷:远点没事,你家住什么房子?
  新生乙:竹楼。
  新生甲:我也想去!
  北京少爷:到时候你家人住二楼,我们俩住一楼就行。
  新生乙:我家人住二楼,毛驴住一楼,你们住了毛驴住哪?
  北京少爷:嗯?
  新生甲:咋着?
  北京少爷:嘿嘿,骂人!我问你,你家这么远咋来到学校的啊?
  新生乙:骑毛驴来的!
  北京少爷:不可能!
  新生乙:(一本正经)真的。我先骑毛驴到北京,然后把毛驴卖了,买了飞机票坐飞机来的咱们学校。
  新生甲:吹吧你呀!
  新生乙:不信?
  北京少爷、新生甲:(共语)不信!坚决不信!打死都不信!
  (揪住新生乙欲打状)
  新生乙:(指脸被打的红痛处)不信,看我的脸,因为驴――被人打的!
  新生甲:(撸胳臂挽袖子)谁干的?
  北京少爷:是不是在机场跟女孩儿起腻来着,让人揍了?
  新生乙:(沉浸在浪漫、深沉地)我是在北京看上一个姑娘,我牵着毛驴追过去,很诚恳地对那姑娘说“我爱你,我愿把我的生命和所有的财产都献给你”。我能献出的只有我的这头毛驴,这是我的所有财产!我是真诚的,我一点都没错,我没有欺骗姑娘,我献我的爱心,而且我可能对姑娘负责,我可以为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……但是那位姑娘一点都不领情,她说我太令她恶心,恨不得一脚把我和驴一起踢得远远的。
  北京少爷、新生甲:(面面相觑,无语……)
  新生乙:我还在坚持跟姑娘解释,不知道从哪过来一个小伙子,“砰”得打了我一拳!你们说我错了吗?我错在哪啦?我们家乡都是这样表达爱的呀!
  新生甲:(摩拳擦掌状)打你的人呐?
  新生乙:不知道姓什么也不知道去哪里了……
  北京少爷:(独自徘徊、思索,突然有所顿悟)爱错了地儿,爱错了时间,爱错了人,爱错了方式,这就是错位――错位懂吗?!也可以说是错爱吧……
  
  女老师:刘三吉!他俩是不是来报到的啊?叫他俩来办手续呀!你又跟人家瞎贫什么哪?
  北京少爷:(推新生乙)你先去办手续!一会再聊……
  (新生乙走向女老师)
  
  北京少爷:(对新生甲)哥们儿,你是哪儿人?
  新生甲:北极村那疙瘩人(银)。
  北京少爷:(翻看黑皮本,故做特有学问)我知道北极,北极就在地球的北纬66.5度。北极地区是指北极附近北极圈以内的地区。北冰洋是一片浩瀚的冰封海洋,周围是众多的岛屿以及北美洲和亚洲北部的沿海地区。 ...前些日子俄国海军潜艇去了北极,还在海底大陆架延伸海底处插了俄国国旗!宣誓北极是俄国领土及领海。加拿大也宣布北极是他们家的。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第七十六条对“大陆架”的定义做了明确规定:“沿海国的大陆架包括其领海以外依其陆地领土的全部自然延伸,扩展到大陆边外缘的海底区域的海床和底土……北极圈儿的挪威不干了,英国也派出了侦察机在北极上空盘旋呐!德国也抗议啦!在俄罗斯和加拿大相继提出对北极大陆架的所有权后,美国海岸警卫队一艘名为“希利”号的破冰船将于8月17日启程,前往北极进行海底地图绘制工作,为美国政府在北极的主权诉求寻找依据。看来北极要大乱!
  新生甲:我咋没听说呢?
  北京少爷:你进口的?
  新生甲:(有点儿急)你咋说话呢?不客气咋地?
  北京少爷:(翻看黑皮本)不应该呀!我查查,唉,误会!你是北极村的人吧?
  新生甲:嗯呐!
  北京少爷:(照着黑皮本读)北极村原名漠河村……
  新生甲:嗯呢。
  北京少爷:是我国大陆最北端的临江小镇。位于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山脉北麓的七星山脚下,纬度高达53°33′30″,与北方俄罗斯阿穆尔州的伊格娜恩依诺村隔江相望。北极村是中国最北边的意思,与地球的北极还隔着俄国呐!
  新生甲:啊呀!差点给我算进口的啦!
  北京少爷:听着我念,北极村,每当夏至前后,一天24小时几乎都是白昼,午夜向北眺望,天空泛白,像傍晚,又像黎明。人们在室外可以下棋,打篮球,如果您幸运的话,可以看到气势恢弘,绚丽多彩的北极光。烟波浩淼的黑龙江从村边流过,江里盛产哲罗、细鳞、重唇、鳇鱼等珍贵冷水鱼。用江水炖江鱼,其味之鲜,其情之美,无与伦比。还可以用丝网挂鱼,江边垂钓,其乐无穷。冬季在冰封的江面上凿开坚冰,用丝网从冰眼里拽出一条条鲜鱼,更增添了北国的情趣。
  新生甲:嗯呢,嗯呢!
  北京少爷:(陶醉,朗诵状)啊,北极!不,啊北极村!太迷人啦!嘿,哥们儿,等寒假时候去你家怎样?
  新生甲:嗯呢!
  北京少爷:说话算数!拉钩!
  (北京少爷与新生甲拉钩):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上吊!”
  新生乙:(办完手续跑回来)我也去我也去!
  (三人拥抱):一块去!耶!
  
  女老师:下一位!
  (新生甲走向女老师)
  
  北京少爷:(对新生乙)我说哥们,后来,您那毛驴怎么处理啦?
  新生乙:我把毛驴卖啦。
  北京少爷:卖多少钱?
  新生乙:一千块。
  北京少爷:一千?
  新生乙:多呀还是少啊?我家那边买一头驴五十块钱。
  北京少爷:哇塞!一头毛驴净赚950块!――太棒的商机啦!你们那边毛驴进货容易吗?
  新生乙:家家都养驴,没有外人去买,巴不得有人买呐!
  北京少爷:那咱们做驴生意吧!
  新生乙:那不上学啦?
  北京少爷:学得上,生意也得做,我想想,让我好好想想……这是一个问题!
  新生甲:(办完手续跑回)我也去我也去!耶!
  新生乙:你干什么去呀?
  北京少爷:耶你个头啊!
  新生甲:(愣住神,不知所云……)
  (三人面面相觑,突然不约而同地互打起来):耶!
  
  女老师:(臂夹公文夹从右侧向中间走,自言自语)今年的招生工作到此完毕。都说80后的学生不好带,现在是90后啦,新时代新学生新特点这是个必须认真研究的问题……(扶眼镜面向台下,嘟囔)差点忘了,我得去找高老师问问清楚“蹲转”究竟是怎么一回子事!……高老师!高老师……
  (全剧终)
  
  谢幕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