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相声剧本 > 方言土语
方言土语
甲:相声是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,无论哪一省的人都可以听得懂。

乙:因为我们说的是普通话。

甲:什么叫普通话?

乙:北京话就是普通话。

甲:不,标准普通话是以北方语言为基础,以北京语音为标准,北京的方言、土语不能算标准普通话。

乙:北京也有方言?
  
甲:(指乙头)这个叫什么?

乙:脑袋,也有叫脑袋瓜儿的。

甲:脑袋还出来个瓜儿!这就是土语。

乙:普通话怎么说?

甲:“头”,到理发馆都得说“头”。“同志!我推个头。”人家也得说“头”。“请坐,你是留个分头?还是来个背头?”

乙:说脑袋也行。

甲:说脑袋?“同志!我推个脑袋。”“请坐,你留个分脑袋?还是来个背脑袋?”

乙:啊!

甲:背着脑袋上哪儿啊?

乙:是不好听。

甲:什么“溜溜儿的”、“压根儿的”、“今儿个”、“明儿个”、“昨儿个”、“死乞白赖的”、“不然那碴儿”,这都是北京的方言。土话更不好懂了,走不叫走。

乙:叫什么?

甲:“颠儿”。“呆着你的,我颠儿了嗨!”走叫“颠儿”,跑就不叫“颠儿”了。

乙:叫“大颠儿”?

甲:没听说过,跑叫“孬鸭子”,这两只是“鸭子”。“孬鸭子了嗨!”

乙:就是跑了!

甲:看见不叫看见。

乙:叫什么?

甲:“见了”。事情失败了叫“褶子了”。我不答应……

乙:土话怎么说?

甲:“跟你泡了”。

乙:“泡了”?

甲:傍晚的时候,土话叫“擦黑儿”。

乙:“擦黑儿”?

甲:出去散散步……

乙:土话怎么说?

甲:“迈迈单儿”。俩人要是谈点儿秘密的事情叫”闷儿密”。

乙:嘿!

甲:这个人工作态度不好。

乙:怎么说?

甲:“汤儿泡饭”。

乙:就是糊弄事。

甲:还有一句话,我一直不理解。

乙:什么话?

甲:“姥姥”。

乙:我也听说过。

甲:比如,俩人争论一个问题。“得了!你呀,姥姥!”你说怎么讲呢?

乙:就是不服气的意思。

甲:不服气就得了,提外祖母干什么?

乙:对呀!姥姥就是外祖母。

甲:都说“姥姥”。

乙:要说外祖母呢?

甲:“什么?你呀,外祖母!”

乙:那不象话啦。

甲:现在又发现一些不三不四的语言,什么“官的”、“震了”、“盖了”、“盖帽儿了”。

乙:这更不好听啦。

甲:只有使语言走向规范化,才能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。
  
乙:大家都要说标准普通话。
  
甲:舞台上使用的是艺术语言,必须用标准普通话。记得咱们看的那个话剧吗?有一场戏,一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向一位少女求爱,俩人有一段对话。

乙:说的都是普通话。

甲:咱俩学学。“xx姑娘,你真美丽。”

乙:我还美丽哪?
  
甲:“见到了你,我的灵魂早就离开我的肉体。”

乙:我呀?
  
甲:“我们能不能好好谈一谈?我约你傍晚散散步吧。”
  
乙:“我不。”

甲:“不然,我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  
乙:“糟了!我怎么又见到他了!谁不知道你一直是个后进的人,只要是见到姑娘就流出口涎。答应?哼!马上你给我走!”

甲:这台词都听得懂吧?

乙:说的都是普通话。

甲:要是都改成土语多难听。

乙:咱俩学学。

甲:北京土话管姑娘叫“妞儿”。“噢,妞儿,你长得可真盖了帽儿了!”

乙:!

甲:“见你,我的魂儿压根儿没回来,我们能不能闷儿密?要不咱们擦黑儿迈迈单儿,不然我跟你泡了。”

乙:“噢!褶子了!我怎么又见他了!谁不知道你一直是汤儿泡饭的,见妞儿就流哈拉子。答应?哼!姥姥!马上你给我颠儿。”

甲:颠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