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相声剧本 > 我不想活了
我不想活了
  我不想活了
  甲:(在台上,心事忡忡,若有所思)
  乙:很高兴在这里和朋友们见面(看看甲)
  甲:(瞪乙一眼)
  乙:不是你怎么了,怎么这德行啊?
  甲:我不想活了,正好借这个机会,你们大家伙帮我想个死的法子,我下辈子报答你们。
  乙:(无奈)撞墙。
  甲:那您先借我两块钱。
  乙:干吗呀?讹人啊?
  甲:不是,我买块豆腐撞。
  乙:看你那点出息,那你跳楼。
  甲:我家平房。
  乙:让你死还挺难,不过你倒说说你为什么要死?
  甲:我这一辈子太悲哀了,我的命运太悲惨了,我的人生太不幸了,可以说我是世界上多余的人。
  乙:这么悲观,到底怎么回事,你说说。
  甲:说来话长阿,这要从小时候说起。
  乙:说。
  甲:刚出生的小孩不都给吃那个糖球吗,管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,别人的糖球进嘴就化,我吃那个差点把我噎死,怎么都不化。
  乙:真够倒霉的。
  甲:小时候家里穷,我两岁的时候就开始帮家里干活。
  乙:这么早,能干什么啊?
  甲:拣马粪回去烧火,还得带着我那五岁的傻弟弟。
  乙:胡说,你两岁,你弟弟五岁,这什么情况?
  甲:我哪知道。在我三岁的时候,我就厌倦了这个世界,被生活和多方面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。
  乙:你小时候还真可怜。
  甲:于是我三岁半的时候就开始轻生了。
  乙:那么小就懂这么多?
  甲:穷人孩子早当家吗。但是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贵人,一个老者,很慈祥很神秘的老者。
  乙:他救助你了?
  甲:没有,救助多俗,人就对我说了两句话,我认为那是宇宙间最富有哲理的两句话。
  乙:什么话?
  甲:不想做乞丐的花子,不是好要饭的,这是第一句。
  乙:什么意思?
  甲:我当时也不知道,老者看我没听懂,于是又简化的说了一遍,不想做厨师的司机,不是好兽医。
  乙:嗨,这都什么话啊。
  甲:你这种俗人不会懂得,我当时三岁,一下就听懂了,于是我决定振作,爱拼才会赢吗。
  乙:有志气。
  甲:半死不拉活得我到了十岁,我终于踏进了小学的殿堂。
  乙:上学真够晚的。
  甲:家里穷没钱。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学校流行起来了水痘。
  乙:小孩都长那个。
  甲:我站在了流行的最前沿,最先得了水痘,又先后的传染给其他人。你都不知道,那水痘那个严重啊,好多小孩脸和脖子身上都是。
  乙:那你怎么样?
  甲:我就长一个。
  乙:那你够幸运啊,
  甲:我长一个后背那么大的。
  乙:后背那么大!
  甲:这还不算什么,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学校组织抽血化验,预防乙肝。
  乙:这是必需的。
  甲:我很幸运的,被化验出乙肝,但是我到医院复查,我没乙肝,学校化验失误。
  乙:正常,人多吗。
  甲: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我小学毕业了,踏入了初中的殿堂,此时我已经十六岁了。
  乙:大龄学生。
  甲:是啊,在初一我是大个,那时候我一米六,虽然后来在没长过,但我也做过巨人。
  乙:你怎么不跟老太太比跑步啊。
  甲:那时候学校离家远,中午回家要坐车,家穷,中午就不回家,中午也吃不起饭,天天中午就饿着,省钱。
  乙:可怜啊。
  甲:一天中午我饿的实在不行了,看到一小孩手里拿个酥饼,我上去就抢过来了,当场就吃掉。
  乙:抢东西可不对啊,那小孩没哭吗?
  甲:那小孩是社会人,了不起。小孩:抢我东西是吗,我认识你,初一三楞子,我大哥会去拜访你的。
  乙:好么,少年黑社会啊,你小名叫三楞子啊?
  甲:可不是吗,把我吓坏了,好几天没敢去上学。刚回学校就碰到那小孩了,把我吓一楞,小孩走过来。小孩:大哥,就是他抢我东西。
  乙:完蛋了,大哥来了。
  甲:我也这么想,肯定要挨揍啊,这时候从小孩身后走出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小孩,好么,他是大哥。
  乙:好么,白害怕了。
  甲:这我就放心了,简单给人家赔礼道歉,然后上课去了。
  乙:欺软怕硬。
  甲:初中也开始查乙肝,又抽血,我又被通知得了乙肝。
  乙:还得去医院查。
  甲:是啊,到医院一查,还真是乙肝。
  乙:赶快治疗吧,学也不用上了。
  甲:是啊,乙肝能让你上学吗,我到医院开了药,刚到家准备吃呢,医院来电话了,说可能是误诊。
  乙:医院也这样啊。
  甲:可不是吗,于是我到医院又抽血,又查,这回结果出来了,我很正常。
  乙:又白折腾了。
  甲:我刚回家,医院又来电话,又有可能是误诊。
  乙:你怎么这么倒霉啊。
  甲:是啊,没办法,到医院继续查,在抽血,再查,再看结果,正常。
  乙:准不准?
  甲:这回准了,三次化验抽了我差不多600CC的血。
  乙:那你得找医院,着他们的责任。
  甲:当然要找,后来医院给了我一张单子。
  乙:给张单子什么用?
  甲:一张单子就把问题解决了,献血志愿者的申请表。
  乙:好么,医院可真会玩,把你弄成献血的了。
  甲:是啊,就这么不幸的活到现在。
  乙:那你现在为什么要死要活得啊?
  甲:这不就前几天吗,有个栏目找我演出,我一看挣钱啊,我得去。于是我就准备演出服装。
  乙:你说相声准备什么服装啊,就大褂。
  甲:对,就穿大褂,穿的太好显的我华有虚表,穿的太次显得我庸俗,就穿大褂了,下身穿肉色高庄袜。
  乙:停停,你穿高庄袜?
  甲:是啊,怎么了?
  乙:你变态吧,你下身穿条裤子就完了,还穿什么高庄袜。
  甲:我喜欢,然后我又穿上了我最喜欢的踩小人袜子,还有最朴实的北京汗鞋,出发去演出啦。
  乙:这装扮,神经病。
  甲:你懂什么。到了剧场后台,马上到我的节目了,我疾步向幕后走去,突然一群粉丝向我涌来,足有二十多人。
  乙:干嘛呀?
  甲:追星啊,合影,签名,忙死我了。带头跑来的是一个90后的小姑娘,很自然的我对她产生了厌恶感。
  乙:鄙视90后。
  甲:忙乱中90后对我大喊,您是来说相声的吗?我心说,好么,你丫找抽,问这白痴问题。
  乙:这话问得,不过你也别在意,90后脑痴女,很正常。
  甲:我满腔怒火啊,我也大喊,你出门时候脑袋被门夹了还是在路上撞猪上了?竟然问这种白痴问题,我不是来说相声的来炒菜的吗?
  乙:别骂人,你是公众人物。
  甲:管不了那么多了,此时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向她投去了真挚的鄙视,也对我投来尊重。
  乙:这都什么人啊。
  甲:于是我提了提大褂的下摆,露出了我袜子上踩小人的商标,豪迈的走出人群,奔台后走去。
  乙:瞧你那德行,那破商标还好所以露出来。
  甲:身后不少人眼睛里都噙着泪看着我,他们太激动了。
  乙:至于吗?
  甲:此时台上表演的是一个三流歌星,很自然的鄙视他。
  乙:为什么啊。
  甲:我给你学学他。歌星: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见面,大家想我了吗?问一句,吃了吗?
  乙:活跃气氛。
  甲:吃了吗?这白痴问题,于是我满腔怒火,冲到台上,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。
  乙:这场和你还打人,不想混了!
  甲:歌星顿时就麻了,观众也麻木了,我大声地说,谁会空着肚子来看你跳大神?
  乙:这话说的够难听。
  甲:说完这句话,台下掌声如潮水般涌来,有些人站起来鼓掌,掌声差不多持续了10分钟。
  乙:为什么给你鼓掌啊?
  甲:他们为我打击三俗而感到骄傲,自豪,对我很钦佩,就在掌声渐弱的时候,我又给了歌星一个大嘴巴,掌声再次涌起。
  乙:还打啊。
  甲:于是我又大喊,滚,理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,好么,台下所有观众都不约而同的喊,滚,理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。
  乙:这都什么观众。
  甲:我提了提大褂下摆,露出踩小人袜子商标,顺着观众通道向场外走,人们的目光也都随着我转动,我发现了那个90后,她眼里噙着泪看着我,我知道那是迷恋的眼神,于是我走过去又狠狠的给了她一个大嘴巴。
  乙:还打啊。
  甲:此时掌声热烈的像炸弹一样。
  乙:观众为什么这么支持你啊。
  甲:我的行为,让他们发现这个充满三俗世界上还有正义的存在。我潇洒的走出剧场回家了。
  乙:你可真有能耐。
  甲:第二天就接到法院传票了,人家歌星起诉我了。
  乙:出事了吧。
  甲:没关系,不高兴在法庭上我还抽他。
  乙:我看你是活够了。
  甲:法院判我陪人家各种损失费共计10万元。
  乙:这下完了吧。
  甲:是啊,我上哪去弄钱啊,你说我还活着干嘛?
  乙:就因为这要死啊?
  甲:(转身朝台下走)
  乙:嘿,干嘛去?
  甲:我借钱去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