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相声剧本 > 《卖布头》
《卖布头》

卖布头
作者:于宝林、冯宝华演出本 
 
甲:相声这个艺术哇,是综合性的艺术。
乙:噢,不错。
甲:啊,说唱的文学。
乙:哎,是是。
甲:(对乙)表演的好啊。
乙:噢,您夸奖。
甲:老演员啦。
乙:还谈不到这个。
甲:相声演员大部分都是北京人。
乙:哎,因为相声是北京的出产。
甲:即便这个同志不是北京人。
乙:啊。
甲:也说普通话。
乙:那是啊。
甲:所以说说相声的。
乙:啊。
甲:北京人多。
乙:对。
甲:开大饭庄子的呢?
乙:那哪会儿人多呢?
甲:山东人多。
乙:噢,是是。
甲:开颜料庄的。
乙:哪会儿人多?
甲:山西人多。
乙:哦,过去都那样。
甲:卖布的。
乙:哪会儿人多?
甲:高阳人多。
乙:哦,是是。
甲:理发师。
乙:哪会儿人多?
甲:宝坻县的人多。
乙:哦。
甲:打铁的。
乙:哪会儿人多?
甲:章丘人多。
乙:呵,您听听。
甲:卖笤帚的。
乙:哪会儿人多?
甲:香河县的人多。
乙:嗯。
甲:卖豆腐丝的。
乙:哪会儿人多?
甲:武清县的人多。
乙:哦?
甲:澡堂子职工跟修脚的老同志。
乙:哪会儿人多呢?
甲:定兴的人多。
乙:对。
甲:卖冰棍儿的。
乙:哪会儿人多?
甲:哪的人都有
乙:我……嘁??哎,嘿嘿,这怎么哪的都有了呢?
甲:您想哪没有卖冰棍儿的。
乙:说的是啊。
甲:到了那个夏季炎热,都要吃一点冷食。
乙:唉,就为了消暑。
甲:名字不一样。
乙:哦,叫的名儿不同。
甲:到了咱们天津、北京就叫“冰棍儿”。
乙:是啊。
甲:到唐山地区。
乙:叫什么呢?
甲:叫“冰块”。
乙:哦。
甲:(学吆喝)“大冰块啦,三分五分嗒。”
乙:哦哈哈。
甲:到江南。
乙:叫什么呢?
甲:叫“棒冰”。
乙:哦,给掉个个。
甲:到东北三省。
乙:是?
甲:叫”冰果”。
乙:嗯。
甲:到山东。
乙:叫什么?
甲:叫“冰榔棍儿”。
乙:哦?”冰榔棍儿”。
甲:“冰榔棍儿”。
乙:那要到山东吆唤呢?。
甲:吆唤有地方的色彩。
乙:是啊?
甲:好听极了。
乙:要一吆唤?
甲:(学吆喝)“吃冰榔棍儿啦,冰榔棍儿都是凉的啊。”
乙:这不废话嘛,要热的呢?
甲:热的那是抻条面。
乙:,这哪的事情啊。
甲:这吆唤叫啊。
乙:啊?
甲:“报君知”。
乙:不错。
甲:又叫“会声”。
乙:是啊
甲:还叫“货 声”。
乙:嗯。
甲:打招呼的意思。
乙:对啊。
甲:吆唤最好的您知道什么地方吗?
乙:这我可知道。
甲:您介绍介绍。
乙:那得说是北京。
甲:咱们的首都。
乙:这么说您有点儿研究啊。
甲:跟您比还差点儿。
乙:您这是客气,那我要吆唤一个你能知道是卖什么的吗?
甲:当着各位同志您就吆唤,您有上句,我马上接您的下腔。
乙:好嘞,咱们互相地研究一下。
甲:探讨探讨。
乙:你听这卖什么的啊。
甲:您来来。
乙:“冰糖嘞,葫――”
甲:“葫芦儿嘞呀”
乙:呵哈?
甲:冰糖的葫芦儿。
乙:嗯,行啊。
甲:到北京叫“糖葫芦儿”。
乙:对啊。
甲:到咱们天津呢。
乙:叫?
甲:叫“糖墩儿”。
乙:嗯。
甲:吆唤好听。
乙:天津吆唤?
甲:吆唤着都这味儿了。
乙:是?
甲:(学吆喝)“大红果的糖墩啊”。
乙:哎。
甲:“墩儿――”
乙:哎,行啊,是这味儿啊,你再听这卖什么的。
甲:您接着还来
乙:“新嘞个屉儿嘞”
甲:“包儿热的嘞,发面包儿哟热嘞――”
乙:哦,卖包子的也知道。
甲:卖包子的。
乙:行啊。
甲:到北京叫羊肉床子。
乙:嗯。
甲:上午啊卖羊肉,到了下午呢就卖包子。
乙:嗯。
甲:到咱们天津也卖包子。
乙:要到天津?
甲:跟他北京就不一样。
乙:噢,怎么不一样呢?
甲:吆唤时候就吆唤俩个字,简单明确。
乙:哪俩个字?
甲:肉包。
乙:哦是是?
甲:一吆唤这个“肉”字,声音特别大。

乙:哦。
甲:到“包”了,嘴皮子劲。
乙:是啊?
甲:表示这包子,薄皮大馅儿。
乙:哦,他要一吆唤呢?
甲:都这么吆唤。
乙:是。
甲:“肉――――――包”
乙:完啦?这倒干脆啊。
甲:简单明确
乙:好嘞,你再听这个卖什么的。
甲:接着还来
乙:“嘿,南罐大的嘞。”
甲:“不涩的嘞哟,涩了要换的嘞。”
乙:哈哈,这卖什么的呢?
甲:卖柿子的。
乙:可以啊。
甲:到北京叫“柿子”,到咱们天津简单。
乙:叫?
甲:“四则”(柿子)。
乙:唉,方言不一样。
甲:这位一买柿子一说话,就知道这同志什么地方人。
乙:这怎么听呢?
甲:“嘿,您这柿子涩不涩嘿。”
乙:啊,这是北京话。
甲:“泥着四则塞不塞”(您这柿子涩不涩)
乙:嘿嘿嘿,这到了天津了。
甲:咱们天津售货员有个特点。
乙:那要到天津吆唤?
甲:吆唤出来通俗易懂。
乙:是啊?
甲:啊,热闹,吆唤都这么吆唤。
乙:噢,您学学。
甲:“喝两罐儿,喝两罐儿来吧哎。”
乙:噢,是这味儿啊。
甲:你瞧瞧。
乙:你再听这卖什么的。
甲:你接着来呀。
乙:“哎,红个瓤儿好嘞,白个瓤儿――”
甲:“不过水的瓤儿嘞,好大地块嘞,两个大嘞,喝呀”
乙:喝?您这卖什么的?
甲:西瓜。
乙:哎,这西瓜它对,为什么喝呢?
甲:他这偻了这个。
乙:那端半拉喝去吧。
甲:咱们天津的售货员吆唤好听。
乙:哦,到了天津一吆唤。
甲:就这--劝业场后边有一位。
乙:嗯。
甲:那大胖子。
乙:哦。
甲:一吆唤,走到那会儿,您要带小孩的抱好喽。
乙:怎么呢?
甲:抱不好吓一跳。
乙:是啊。
甲:切得了一吆唤。
乙:一吆唤?
甲:“一毛一块!!!!!”
乙:嚯,这是玩命啊。
甲:显着热闹。
乙:你再听这卖什么的。
甲:您接着还来。
乙:“喝凉水嘞――”
甲:“大蜜桃嘞。”
乙:行啊。
甲:卖桃的。
乙:哦,有俩下子。
甲:深川的蜜桃最出名。
乙:“哎,赛虎眼嘞――”
甲:“哎,樱桃嘞,比炒豆儿还贱嘞”,卖樱桃的。
乙:嗯,你再听这个。
甲:你接着来。
乙:“哎,柿子大了。”(音)
甲:“吃桑葚了冰个来的温鲜果哎。”(音)
乙:哦,这卖鲜货的你也知道。
甲:怎么样。
乙:你再听这个。
甲:接着来。
乙:“煎饼果子――”噢……这……我吆唤出来啦?!
甲:你吆唤出来干嘛。
乙:这么样。
甲:是?
乙:你吆唤我来接。
甲:我要吆唤北京的。
乙:啊?
甲:当着各位亲爱的观众。
乙:嗯?
甲:那算我欺负你。
乙:你说。
甲:就这前边一点儿的。
乙:嘿嘿,我在天津五十多年,你说我什么没见过?
甲:这个你准接不上来。
乙:这么样。
甲:嗯?
乙:你也别呛火。
甲:是。
乙:如果你吆唤,我要不知道卖什么,我这儿张口结舌。
甲:这怎么办?
乙:各位同志您甭客气,您就鼓鼓掌(啪、啪、啪)。
甲:嗯。
乙:这为耻笑我。
甲:噢,这是呛火。
乙:嘿嘿,算我栽给你了。
甲:各位作为评议员啊。
乙:嗯?
甲:我这么一吆唤,他接不上来,就给他鼓鼓掌。
乙:哎,你来呀。
甲:啊,这是卖什么的呀。
乙:你吆唤吧。
甲:“一毛半斤嘞”
乙:一……
甲:这个卖什么的?
乙:我……呵,行啊,真有俩下子啊。
甲:你瞧瞧,你来呀。
乙:哦,一个“一毛半斤”我就崴泥啦。
甲:哎。
乙:也别说,各位同志还真鼓励你。
甲:嘿嘿。
乙:还真鼓掌,您哪位鼓掌来着,您说这个卖什么的?嘿嘿,那我要吆唤一个,你也不知道卖什么的。
甲:不相信。
乙:你听着。
甲:您来。
乙:“哎,包圆去包圆去――”
甲:“买了买了,过来瞧瞧吧您呐――”
乙:“就这俩下嘞――”
甲:“这都是清仓处理的嘞――”
乙:这都什么乱七八糟!
甲:完了吧,您不动脑子,同志。
乙:你就说那马路边上戳大堆儿的那个。甲:你这个要求呢?
乙:串胡同儿的做小买卖的。
甲:走行走串巷的?
乙:有传统性的那个。
甲:各位同志都听过的?
乙:对呀。
甲:听这个。
乙:你来吧。
甲:“卖大小――”
乙:“小金鱼儿哟”
甲:“绿瓷盆儿哟”
乙:哎,绿……,哎哟呵,拐弯啦啊?
甲:嘿嘿。
乙:哦,你再吆唤。
甲:“大号――”
乙:“锡壶哟”
甲:“旧竹帘子”
乙:嗯
甲:“硬面――”
乙:“饽饽”
甲:“馒头”
乙:走!什么毛病啊这?!
甲:完了吧?
乙:嘿嘿,合着到你那儿都是“一个马两个尾巴”?
甲:你这回也来“一个马两个尾巴”的。
乙:,我也能吆唤这个。
甲:不相信。
乙:你听着。
甲:你开始。
乙:“姜米小枣的――”
甲:“切糕跟粽子”
乙:呀呵,嚯,两头你都给占去啦?!
甲:这回你也两头占。
乙:好嘞,你吆唤我也两头占着。
甲:注意啊。
乙:你来吧。
甲:“油炸地嘞――”
乙:,“果仁哟卷圈哟”(音)
甲:“老虎豆儿哟”
乙:老……嚯?还有老虎豆儿呐哈?
甲:嗯。
乙:好,你再吆唤。
甲:“油炸地嘞――”
乙:“果仁哟卷圈哟老虎豆儿哟”(音)
甲:“炸虾米头哟”
乙:嚯,行啊,这太多了这个。
甲:太多你来呀。
乙:你还敢吆唤吗?
甲:你还敢接吗?
乙:你吆唤。
甲:你注意。
乙:来吧。
甲:“油炸地嘞――”
乙:听着点儿,“果仁哟 卷圈哟 老虎豆儿哟 炸山竽干儿哟 炸果子哟 炸麻花儿哟 炸排叉儿哟 炸糖麻花儿哟 炸糖耳头哟 炸窝头哟 炸果蓖儿哟 炸糕哇 炸素刃子哟 炸虾米头哟 炸小鱼儿哟 炸蚂蚱哟 干脆我想吃什么就炸什么吧”,哈哈哈。
甲:“炸擀面棍儿哟!”
乙:唏,像话吗?
甲:怎么不像话?
乙:有炸擀面棍儿的吗?
甲:您这全炸啦。
乙:啊?
甲:您这个绝点儿您这儿。
乙:哎,你那意思恨不得把我给窝到这会儿。
甲:这是个误会。
乙:嗯。
甲:老同志们一回忆都知道。
乙:是?
甲:在旧社会那个时候啊。
乙:嗯?
甲:做小买卖的都讲究吆唤。
乙:五行八作他都讲究吆唤嘛。
甲:啊,有一种啊有艺术性的吆唤,最好听的。
乙:那是卖什么的呢?
甲:在旧社会那阵卖估衣的,他有艺术性。
乙:噢,就是过去那卖旧衣服的。
甲:哎,分出多少样来。
乙:是?
甲:有北京的估衣、天津的估衣、河南的估衣、陕西的估衣、山东的估衣、山西的估衣、大口的估衣、小口的估衣、对口的估衣。
乙:嚯,估衣就分这么些种。
甲:各有千秋。
乙:噢,您说那种有艺术性?
甲:有艺术性、幽默含蓄、现抓现编的。
乙:是?
甲:有一种对口的估衣。
乙:哦,就是两个人吆唤。
甲:一对一句。
乙:卖一样的东西,一对一句吆唤。
甲:现抓现编。
乙:可以呀。
甲:脑子得快。
乙:我脑子就不慢。
甲:嗯?
乙:咱们俩吆唤一回。
甲:试试啊。
乙:你有上句我给你接下句。
甲:好啦。
乙:来吧。
甲:拿这手绢啊。
乙:嗯。
甲:说什么衣服就什么衣服啦。
乙:您说什么衣服我都有下句。
甲:词得快啊。
乙:来吧。
甲:开始啦啊,“大啦马的褂儿啊。”
乙:“大啦马的褂儿啊。”
甲:嗯,好嘛,俩大马褂儿这啊?!
乙:哎?
甲:不对
乙:不随着你来吗?
甲:词儿不能一样。
乙:哦,词儿吗要改一改。
甲:对对对。
乙:可以呀。
甲:“大啦马的褂儿啊”
乙:“二啦马的褂儿啊”
甲:“三啦马的褂儿啊”
乙:“四啦马的褂儿啊”
甲:“五马褂儿啊”
乙:“六了马的褂儿啊”
甲:马褂儿这排队来了在这会儿?
乙:嘿嘿。
甲:您这摊上光买马褂儿合算是。
乙:你认为我不懂啊。
甲:您这是?
乙:我明白。
甲:是?
乙:你吆唤大马褂儿,我再吆唤啊,是马褂儿可不许说马褂儿。
甲:对。
乙:可以用那种形容词把它给形容出来,为什么它叫”马褂儿”,对不对?
甲:对,还得说出一番道理出来。

乙:那就定啦。
甲:那就来吧。
乙:来吧。
甲:“大啦马的褂儿啊――”
乙:“套在外边儿哟。”
甲:这――。
乙:嘿嘿嘿。
甲:您先别乐。
乙:啊?
甲:这我不理解。
乙:怎么不理解?
甲:这大马褂儿怎么非套外边儿啊?
乙:嘿嘿,马褂儿为礼服。
甲:对!
乙:过去是长袍马褂儿嘛,拜客的时候,穿好了大褂儿。
甲:嗯?
乙:是把这马褂儿就是套在外面儿。
甲:噢。
乙:是马褂儿就套外面儿。
甲:马褂儿套外边儿。
乙:对了。
甲:那要套里边儿呢?
乙:哎,那是背心儿。
甲:行。
乙:嘿嘿。
甲:“大啦马的褂儿啊――”
乙:“套在外边儿哟。”
甲:“没有袖子哟”
乙:我,哎,“那是坎肩儿哟。”
甲:“买袍儿的喽”
乙:“有领子哟”
甲:“买了我的袄儿哟”
乙:“续着棉花哟”
甲:“墩儿啦墩儿哟”
乙:“打着棉的墩儿哟”
甲:“怎么这么厚哇”
乙:“亲娘续的呀”
甲:“后娘当的呀”(音)
乙:“卖多少钱呐?”
甲:“五六毛哟”
乙:“一嘞块的一呀”
甲:“爷儿俩赶集哟”
乙:“一大一小儿哟”
甲:“买裤子哟”
乙:“俩条腿儿哟”
甲:“一条腿儿的哟――”
乙:嗯?嘿嘿,“那是裙子哟”
甲:“三条腿儿哟――”
乙:嗯,“没法儿穿哟”
甲:“四条腿儿哟――”
乙:“那是俩条哟”
甲:“五条腿儿哟――”
乙:“那是手套儿哇”……手套都出来啦?你这可叫挤兑人呐
甲:不简单呐。
乙:嗯?
甲:脑子够快。
乙:还谈不到这个。
甲:这个吆唤您听着有意思吧?
乙:是啊。
甲:比这还有好听的
乙:那是卖什么的?
甲:在旧社会有一种卖布头儿的吆唤。
乙:嗯。
甲:他有艺术性。
乙:哦,你说的那是串胡同儿背着大包袱?
甲:那怎么吆唤呐?
乙:一吆唤都这味儿嘛?
甲:您来来我听听。
乙:都是天津的乡亲。
甲:可以。
乙:“卖杂散布头儿嘞,一百多色三百多样儿,买去做布料儿去呗!”
甲:嗯。
乙:对不对?
甲:您介绍的是一部分。
乙:是啊。
甲:咱们天津乡亲。
乙:嗯。
甲:背着包袱,到胡同里打开之后。
乙:嗯?
甲:一块儿一块儿的。
乙:对呀。
甲:拿出来吆唤热闹极了,“这一块啊。”
乙:啊?
甲:“不掉色(shai 3)的花洋布啊。”
乙:喔。
甲:“买家去给小孩儿做裤衩儿、做兜兜去吧您呐。”
乙:喔?
甲:“做门帘儿、窗户帘儿,靠里挂靠外挂靠里挂嘞里外。”
乙: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!
甲: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个。
乙:噢,您说这种卖布头儿的?
甲:我介绍这种卖布头儿的在旧社会是骗人的生意。
乙:错啦。
甲:嗯?
乙:买卖它不能够骗人。
甲:他们就骗人。
乙:为什么呢?
甲:有门市部。
乙:哦,也有门脸。
甲:在商店门口儿摆摊儿。
乙:是?
甲:把布都码到一块儿。
乙:嗯。
甲:整块儿的布,整匹的的全是。
乙:啊?
甲:他撕一块儿一块儿的。
乙:哦,满给扯开喽。
甲:一丈五六。
乙:是了。
甲:不耽误您的材料。
乙:嗯。
甲:做大褂儿够一件儿,裤褂儿够一身儿。
乙:是啊。
甲:吆唤出来好听。
乙:哦。
甲:有辙有板、有腔有调,就跟唱一样。
乙:这么样。
甲:嗯。
乙:您呐,就在这儿吆唤一下。
甲:可以。
乙:我去(扮)那小伙计儿。
甲:成
乙:站那旁边给您(den 4)那布的犄角,接个下腔。
甲:可以可以。
乙:来吧。
甲:掀开布拿过来他不吆唤。
乙:嗯?
甲:摔一摔。
乙:卖抬卖抬(音)。
甲:表示这布啊,没有浆性。
乙:是了。
甲:含一口水喷一下。
乙:嗯。
甲:“扑――――”,(用力拍一下手)“啪”,这块布。
乙:啊?
甲:您买家穿去
乙:是是?
甲:穿多少年,怎么洗,怎么投它不掉色(shai 3)
乙:哎,透蓝?
甲:漂白
乙:废话嘛,白的还掉色(shai 3)吗?
甲:咱先吆唤这白的试试,“哎―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