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相声剧本 > 老人与时代
老人与时代
甲:我有很久没见到您了。

乙:对,有一年多了。

甲:我以为您没了呢。

乙:我死啦?

甲:不是,在舞台上没了。

乙:我们演员得下去深入生活。

甲: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地方。

乙:什么地方?

甲:我们家住的那大院儿。

乙:那里有什么?

甲:有什么?随便一个老大爷的话,就让你受启发。

乙:是吗?

甲:尤其是您这样的老演员,大爷一招呼就热乎着哪!

乙:怎么招呼?

甲:"哟,X老!"

乙:担不起,大爷。

甲:"一年多没见了。"

乙:可不是嘛。

甲:"我还以为您没了哪!"

乙:咳,怎么您也以为我没了。我还小哪!

甲:"分和谁比,比我是小,比你儿子你可大。"

乙:嘿,您真会开玩笑。

甲:"怎么老不见你出来溜达?"

乙:工作忙。也老没见你出来溜达呀!

甲:"不行喽,不认识道儿。"

乙:您是老北京,这道儿您都熟。

甲:"只能说大估摸了,新地方不灵。那天听说三元立交桥新鲜,去看看,看完了转两 钟头,走了十五圈,不知道从哪儿下来。"

乙:对,您还不习惯。

甲:"都让我这样的习惯了还行,那社会还能进步吗?"

乙:这话倒是。

甲:"我习惯叫齐化门,哈德门,人现在叫朝阳门、崇文门。"

乙:早改名了。

甲:"我习惯喝豆汁,孩子们一吃说坏了,吃着是酸的,闻着是馊的。"

乙:他们不习惯。

甲:"现在孩子喜欢吃米饭,吃面包,还要吃沙拉子。一开始我还纳闷儿,这西餐里怎么还有哈拉子呀?"

乙:这你慢慢不就明白了。

甲:"从家里到外头,都得慢慢习惯。"

乙:家里边还好点儿。

甲:"好什么?也闹得慌。"

乙:怎么呢?

甲:"我那小子你知道,好鼓捣电器。正乱那年,就从旧货店买那匈牙利电子管的电视机。一天到完撤了装,装了拆。我在旁边瞧热闹。一开始不出人,全是床单儿!"

乙:床单儿?

甲:"一会儿横道儿的,一会斜纹儿的,一会儿花格儿的。我还出主意呢:行,孩子,甭换了,这块床单儿改个窗帘不错。"

乙:咳!人家那是调电视机呢!

甲:"这才几年哪,改带色儿的了。您现在到家看看,一屋子电线。这根接电视机,那根接录音机,这根接电风扇,那根接洗衣机,我在当间儿一看,嘿!天罗地网!"

乙:那您帮着收拾收拾。

甲:"不敢动,模哪儿都电门,抽冷子就打我一下。"

乙:人老了,手脚不利索。

甲:"得,没事我还是听半导体吧,这电不着。"

乙:您不是喜欢听个音乐什么的吗?

甲:"也是好听老的。什么喜洋洋,庆丰收,慢慢腾腾挺自在。现在那些音乐里边老是打鼓,'共加共加,共加共加',弄得我这心里也跟着那里边的点儿跳。'蹦呀蹦呀,蹦呀蹦呀'!那音乐你倒是照着一个点儿走哇!有时候冷不丁的停两拍,再给一大锣'哐--',您说我这心脏受得了吗?"

乙:现在音乐节奏性是强。

甲:"走到哪儿都是这歌,现在也越听越顺耳了,有时候晚上听不见'共加'几声,还睡不着觉了。"

乙:还落毛病了。

甲:"大街上也是。过去卖西瓜讲究什么?"

乙:讲究吆喝。

甲:"哎,过去一吆喝:‘块儿俩哎,先尝瓤儿高哇,后挑块儿哎--'"

乙:听起来好听。

甲:"现在可倒省事,弄俩喇叭搁西瓜摊儿边上,放外婆的澎湖弯。"

乙:台湾校园歌曲。

甲:"哎!你别说,一放还真招人。这买西瓜的也是,你知道澎湖湾出西瓜吗?你就过去。"

乙:那就是招徕顾客哪!

甲:"哎呀,什么点子都有,什么都得慢慢习惯。"

乙:要说这也是一种进步。

甲:"进步!过去我爱玩鸟,爱听鸟儿叫唤。"

乙:老年人有这爱好。

甲:"现在不许逮啦,要爱护鸟类,报上说这是保持生老太太的平衡。"

乙:那是生态平衡。

甲:"呕--,我也奇怪,这玩鸟的人倒是也得生小孩,可哪有生老太太的。"

乙:现在您明白了吧?

甲:"明白是明白了,可鸟市倒霉了。"

乙:怎么呢?

甲:"老有人轰!今儿个西直门,明个南苑,后天六里桥,大后天八里庄。挤兑的这玩鸟的成天绕着北京城转悠。预备俩钱买鸟,可到时候掏不出来。"

乙:怎么呢?

甲:"全买汽车票了。"   

乙:咳!图什么呀?!

甲:"不就图听个鸟儿叫唤吗?我们那小子给我出主意,说:'爸,您要听鸟叫唤,我用录音机给您录去!'"

乙:嘿,这是个新招儿。

甲:"别说,抽个礼拜天,还真给我录回来了。得,我在家欣赏欣赏,让小子给我放!一开始'吱吱,吱吱'还真有几声。"

乙:这就行啦。

甲:"可是听了半天老是'吱吱,吱吱',我问:‘小子,你给我录的是鸟儿还是耗子?怎么老吱吱吱呀?'"

乙:您再往后听!

甲:"后边儿可乱了,一大群吱吱吱还有公鸡打鸣母鸡下蛋声,再往后更了不得啦,吱哇乱叫啊!"

乙:什么声?

甲:"我一问,敢情这小子找不着鸟市,他跑自由市厂代客屠宰鸡鸭那儿给我录了一盘!"

乙:呕,蒙您哪!

甲:老X ,您在这种谈话中感到了什么?

乙:别说,充满了生活气息。

甲:跟大婶聊聊那内容更丰富了。

乙:是吗?

甲:"哟,老X,有日子没见您啦。"

乙:一年多了,大婶儿。

甲:"我还以为您没有了哪!"

乙:怎么一不见我,就以为我没了。我挺好的。

甲:"你大婶我也挺好是。"

乙:也没常见你出来。

甲:"咳,出来一趟得寻思会儿。"

乙:寻思什么?

甲:"穿什么衣服呗!您说现在这姑娘可摊上好时候啦,多少样的衣服,今儿个兴长的,明个儿兴短的,今儿个兴紧的,明个儿兴松的,喇叭腿儿奔外去,鸡腿裤往里收。不像过去那挽裆裤,一条裤子穿半辈子。反正面都没有,前后都能穿。"

乙:咳!那服装被时代淘汰了。

甲:"拿衬衫来讲,我都叫不上名儿。这不前些日子,我那大闺女给我买了一件,肥肥大大穿着真是舒服,可一看哪,哟,这袖子怎么从底下就裁上来了?"

乙:这是新样式。

甲:"大闺女也告诉我:‘妈。这叫蝴蝶衫,'"

乙:对,两翅一扇,跟蝴蝶似的。

甲:"是吗,白天我穿过几回,不伸手还是不错,可是晚上不敢出门儿。"

乙:怎么呢?

甲:"我怕人说:‘老夜猫虎儿出来啦!'"

乙:咳,这就是按蝙蝠样式造的型。

甲:"哎哟,我当姑娘那会儿,哪儿敢这样穿,想美都不知怎么美法儿。大绿袄我戴朵红花,有钱人一撇嘴说:'红配绿,臭狗屁!'"

乙:咳,那时候也不会刀尺。

甲:"现在生活提高了,人也会享受。这不,我们服务楼这儿开了个美容室听说用激光去皱纹。"

乙:这是现代美容技术。

甲:"闺女、儿媳妇都去过。我听说脸上有点皱纹都能平喽,我得给她们提个醒。"

乙:提醒什么?

甲:"我告诉她们照一两回就行,别紧着照,照多了把双眼皮给照平喽,再开刀拉可不上算。"

乙:咳,您说得也太玄了。

甲:"你甭瞧我懂得少,我也琢磨:说一个国家好,不就是大家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吗?"

乙:可不是,幸福生活嘛。

甲:"都像前些年,穿不让穿,戴不让戴,我这么大岁数也得穿上国防绿,还得注意军容风纪,脖子扣勒得那紧哟,出来声都是扁的,一天年到晚老滋儿滋儿说话,跟公鸡似的,谁受得了哇!"

乙:你说的是实在话。

甲:"别看实在也得慢慢地习惯,慢慢的琢磨。咱这脑子不行,旧的东西太多。你拿街坊老赵家大小子来说,高中毕业待业,让我说你就好好等个正经事儿干,他哪,偏去前门卖大碗茶。我说那能有出息吗?可人家干出来了。从大碗茶到小百货,从小推车到大商店,人家大小当上大掌柜了。"

乙:那叫经理。

甲:"甭管京里、京外,听说最近把国营商店都接收了。管的那个好就甭提了,刚管六天就把他老爸给开除了。"

乙:哟,这是怎么闹的?

甲:"他爸爸脾气掘,说什么也不按新章程办,儿子来了个大义灭亲。

乙:咳!那叫一视同仁。

甲:"咱们认为该着的,现在都改呢。全民的好不好?"

乙:好!

甲:"改大集体了!"

乙:那是从体制上打破大锅饭。

甲:"长期工好不好?"

乙:好!

甲:"改合同工了,谁表现不好到时侯就不用。"

乙:那是严格管理制度!

甲:"人家说了,这是第二次生命!过去干革命什么样。"

乙:什么样?

甲:"过去是拿着枪杆干革命。"

乙:现在呢?

甲:"现在是穿着西服扛着秤!"

乙:我们的改革就是从经济领域开始的。

甲:"连大婶都知道改了!"

乙:您怎么改?

甲:"我跟儿女们说,孝敬老人是现在社会美德,你们谁对我不好,我就不在这个家,上别家过去!"

乙:那行吗?

甲:"怎么不行,弄不好我还敢给报社写信,告他们不讲精神文明,造成我这‘人才外流'。"

乙:嘿!大婶还净是新名词。

甲:"也净用错地儿!"

乙:是吗?

甲:"不过用错了也不怕。现在没打棍子的,也不抓话辩子,十几年前我说句错话,受那罪现在想起来都心寒。"

乙:怎么回事?

甲:"街道上成立革委会,让我发言,我还是夸他们。"

乙:您怎么说?

甲:"我说这是毛泽东思想又二伟大胜利!"

乙:那是又一。

甲:"又二!"

乙:怎么呢?

甲:"那天原子弹爆炸都胜一回了!"

乙:咳!

甲:"结果批了我三月,吓得我什么都不敢说了。你看到现在我总是这么少言寡语的。"

乙:您这话可不少了。

甲:"心情舒畅呀!"

乙:那倒是。

甲:"现在这新名词得慢慢学,好些呀还不懂哪。"

乙:逐渐地您就会了!

甲:"会,听你说的容易,有的连你都听不懂!"

乙:现在这新名词?

甲:"啊!"

乙:不能!

甲:"不能?大婶问问你,现在你谈恋爱不?"

乙:我都多大岁数还谈恋爱。

甲:"跟大婶儿谈一回。"

乙:别介,回头大叔该不乐意喽。

甲:"谈谈谈恋爱那词儿。"

乙:那还不就是你爱我,我爱你。

甲:"瞧你说的,那是过去,现在青年人用的都是你听不懂的新词儿。"

乙:您怎么知道的?

甲:"上次我那二小子搞对象,我站树后头偷听一钟头。"

乙:您听那干吗!

甲:"学习!学习时代语言。"

乙:那语言还用学?

甲:"还用学?你不见得会!你听听,二小子说从姑娘眼里看到了信息。"

乙:信息?

甲:"姑娘又从二小子那眼睛里看到反馈。"

乙:反馈?

甲:"你眨巴眨巴眼来个信息。"

乙:来不了。

甲:"你再转转眼珠给我个反馈。"

乙:过不去!

甲:"姑娘说二小子脑袋装东西多是全频道的。"

乙:电视。

甲:"二小子说姑娘说话音儿好听是立体声儿的。"

乙:录音机。

甲:"二小子说要承包。"

乙:承包?

甲:"承包起爱情的全部责任。"

乙:我以为要开店呢。

甲:"姑娘说的要赞助。"

乙:赞助?

甲:"让她妈帮助他们引进新家具。"

乙:敢情是要钱。

甲:"后来呀,声越来越小,我脖子都伸酸了也听不见。"

乙:您过去!

甲:"过去?别蒙大婶,现在家家户户地方这么小,后墙根儿那块地儿不能去!"

乙:为什么?

甲:"你知道那地方叫什么吗?"

乙:叫什么?

甲:"那是爱情的特区!"

乙: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