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相声剧本 > 我是小树种
我是小树种
甲 (哭)嗯……
乙 哎,你哭什么呀?
甲 我要让大家评评理!
乙 评什么理呀?
甲 我要让领导批评我们那边邮局的叔叔阿姨。
乙 你别着急,慢慢说好不好?
甲 我们中队响应号召,去采树种和草籽。
乙 那碍邮局什么事呀!
甲 你听我慢慢说呀!
乙 好!
甲 那天早上刚起来,我就念叨上了:沙打旺子,红豆草,扁冰草,小糠草,胡支子,牛尾巴草,花棒,柠条,小酸枣。油松,侧柏,华山松,核桃,云杉,五角枫,白皮松,松梓子,臭椿臭,山杏青,酸刺扎人真叫疼……
乙 你等等吧,你念叨的这是什么?
甲 这都是大西北需要的草籽和树种呀。
乙 噢,你这儿背名字哪!
甲 一边背词儿,一边刷牙,没留神把漱口水都咽肚子里了。
乙 你着什么急呀?
甲 不急不行!采草籽和树种就得抓季节,过这村没这店儿了,等到冬天,你想采就采不着了!
乙 再急也别喝漱口水呀。
甲 我们中队集合好,大家兴致勃勃,背着汽车就上了大书包。
乙 啊!
甲 不对,背着书包就上了大汽车了。
乙 好嘛,吓我一跳!
甲 在车上,我看到那么多的同学,他们又笑又唱,激动得我直在车里给大家朗诵。
乙 你怎么朗诵的?
甲 “祖国啊,我的母亲!我们少先队员,来为大地母亲补充营养。这营养就是绿草,这营养就是林木。让祖国母亲健壮,让祖国母亲富足,这样,我可爱的母亲――就给我们祖国的儿女,更多更多的乳汁。小时候,我吃过妈妈的奶――啊,可甜可甜了!”
乙 ,你这都是什么词呀!
甲 一高兴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乙 真够激动人心的。
甲 一转眼儿,我们就来到郊外的大山沟里。嗬,好些少先队员都来了!绿绿的森林,鲜红的队旗,一张张笑脸,一个个大书包。我一看“刺溜”一下,象小兔子似的,就钻到草丛里去了。
乙 你钻什么呀?
甲 树种在地下,小草长得矮,不钻不行呀!
乙 这倒也是。
甲 也顾不得太阳晒,也顾不得汗水多,也顾不得柠条上的刺儿,没一会儿,我的大书包就装得满溜溜的了!
乙 你这收获真不小呀。
甲 下午,我们全体少先队员胜利返航。有的脑袋上顶着一大包树种,有的背着一口袋草籽儿,司机叔叔背着我就回来了……
乙 你怎么让人家背着?
甲 我跑得太远,采得太多,弄不动了,司机叔叔连我带草籽儿一块背回来了。
乙 好嘛,你可真够有出息的。
甲 没有几天,种子分好了,也晒干了。
乙 那就赶紧到邮局去吧?
甲 这不问题就出来了。
乙 邮局不给邮?
甲 那倒不是,这不是简单的几十万树种草籽儿,这是我们少先队员一片爱国的心呀!
乙 那是怎么回事?
甲 我和树种一起站在磅秤上,他们不给称。
乙 ,你站在磅秤上干嘛?
甲 你不明白,树种自己上大西北,用不用人种?
乙 用呀!
甲 连我一块儿邮去不就有人种了嘛!
乙 没听说过,邮局还能邮人呀!
甲 急得我直跟邮局的叔叔阿姨讲道理。
乙 你怎么讲的?
甲 我说:“叔叔,你们知道这些东西邮到哪儿?”
乙 “邮到甘肃去!”
甲 “甘肃是什么地方?”
乙 大西北呀。
甲 “大西北是祖国的哪边儿?”
乙 大西北……就是大西北呀!
甲 大西北那边儿那么荒凉,需要树种草籽更需要人,你们连我带草籽一块装麻袋里邮去,我就支援大西北去了。“
乙 没听说过!
甲 叔叔阿姨直劝我:”你去大西北的愿望很好,可你现在的任务是学习,学习建设祖国的知识和本领,将来去大西北,能作出更大的贡献!“
乙 你听,人家讲得多好!
甲 可是,我的心情迫切呀!对付了半天,我给他们出了个主意。
乙 你怎么出的?
甲 我说:“你们不是不让邮人吗?你们别说我是人。”
乙 啊?
甲 “你们就说,我也是颗小树种。”
乙 你是树种?
甲 “啊,不信你问问我们的小伙伴,他们都知道我的外号。”
乙 你的外号叫什么?
甲 “嘿,嘿,小毛桃!”
乙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