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相声剧本 > 莫迷信
莫迷信
甲 近来社会上流行着一种饮料叫“红茶菌”。
乙 对,很多人家都会培植。
甲 泡好了,喝到嘴里填丝儿甜丝儿的。
乙 跟酸梅汤似的。
甲 喝“红茶菌”的好处,很多资料都有介绍。
乙 怎么介绍的?
甲 在苏联高加索地区有个村庄,百分之十以上的老人,都活过了百岁。
乙 据说就是常年饮“红茶菌”的结果。
甲 你看,经常喝“红茶菌”能使人长寿。
乙 还真有好处。
甲 日本有个电视女明星由美惠长了一脸粉刺。
乙 那多难看哪!
甲 咱们平常都管它叫“青春美丽疙瘩豆”。
乙 ,美丽豆也影响化装。
甲 也不好看哪!
乙 就是嘛。
甲 后来她每天空着肚喝“红茶菌”,喝了六个月,脸上的粉刺全部消失了。
乙 嘿,能治皮肤病。
甲 我很感兴趣,就注意观察。哎,我们街坊也有人能够证明。
乙 谁呀?
甲 我们同院的一位老大爷。
乙 得的什么病?
甲 跑肚。
乙 这种病可不好受了。
甲 上半宿跑了七八次。
乙 跑肚嘛!
甲 一想,也喝“红茶菌”吧。
乙 对,喝点儿吧。
甲 抱起来一罐子咕嘟咕嘟就喝下去了。哎,结果,半宿就去了一次……
乙 不跑了?
甲 蹲厕所里不出来了。
乙 这……不是喝“红茶菌”了吗?
甲 眼神儿不好,没看清楚把一罐子鱼虫儿给喝了。
乙 咳,看清楚了再喝呀?
甲 “红茶菌”只能说是对人身体有益的一种饮料。
乙 这么认识就对了。
甲 现在市食品公司生产的一种饮料,一听这名儿就让您爱喝。
乙 叫什么名字?
甲 X师傅,您来杯这个喝!
乙 这是什么呀?
甲 这叫"康寿乐"。
乙 唉,健康,长寿,快乐。
甲 对!来一杯吧!
乙 我喝一杯。
甲 您再来一杯这个……
乙 这是什么呀?
甲 这叫“抽瞪完”。
乙 抽瞪丸?
甲 喝了以后,让您抽筋,瞪眼,玩完。
乙 那我不喝了。
甲 您看,这个名字,就抓住了人们的心理。
乙 一听这名就不敢喝了。
甲 “红茶菌”用的名字是“康寿乐”。希望健康、长寿,这是人们正常的心理。
乙 这么好的日子,谁不想多活几年哪!
甲 但是对这方面不能迷信。我们吃过亏呀。
乙 这方面有过教训。
甲 以前流行过什么凉水疗法。
乙 喝凉水只能使人闹肚子。
甲 过去还有什么打鸡血。我们院的大爷也赶上了。
乙 哎,就是闹肚子喝鱼虫那大爷。
甲 对,脖子受风,落枕了。
乙 那不算病,过两天就好。
甲 他着急呀,同院老奶奶过来劝他:“大兄弟。打鸡血,买只鸡把血抽出来,打进去就好。”
乙 老大爷同意吗?
甲 老大爷没说什么。我们几个小兄弟倒是同意他打。
乙 为什么呐?
甲 平常老大爷待我们几个好极了,特别疼我们。他要打鸡血,我们就能吃鸡肉。
乙 好嘛,你们解馋呐!
甲 那时候鸡也不好买,我们跑到郊区才把鸡买着。
乙 那就打去吧。
甲 大爷在前边走,我拎着鸡在后边跟着。
乙 得陪着去。
甲 到了医院门口一看,嗬,里三层外三层的人。
乙 打鸡血也得排队。
甲 找了个队排上,大家往前走,老大爷歪着脖子在后边跟着走。
乙 挨个儿来嘛。
甲 走着走着,一看,出医院大门了。
乙 出来了。
甲 再往前一看,不对,怎么到天安门了?
乙 怎么跑那儿去了?
甲 细一打听,赶情跟错了队啦。
乙 这是什么队呀?
甲 人家是上“人民英雄纪念碑”的队。
乙 什么队都跟呐!
甲 老大爷说:“你们看歪脖子多耽误事。”
乙 快回去吧。
甲 回去接茬儿排队。到了下午,好不容易才轮到了,把鸡血抽出来,打进去,完了我搀着大爷往回走。
乙 效果怎么样?
甲 回到家不一会儿,就看老大爷这脖子慢慢、慢慢地,哎,正过来了。
乙 真好了?
甲 脖子是正过来了,可说不出话来了。
乙 这是怎么回事啊?
甲 我赶紧叫:“大爷,大爷,您快出声儿!”
乙 快出声儿!
甲 就听大爷“咯、咯……”
乙 怎么这声儿了?
甲 大爷,您觉着怎么样,您说出来?
乙 对,快说出来?
甲 “咯咯咯――”
乙 怎么?要打鸣啊?
甲 我一想:坏了,刚才买的这鸡也没检查,别再是个瘟鸡。
乙 哎呀,要传染上鸡瘟可不好办了。
甲 赶紧又掐脑袋,又拔罐子,好半天大爷才算说出话来。

乙 能说话就好了。
甲 脖子又歪过去了。
乙 来回折腾啊!
甲 这时候,老奶奶又过来劝来了:“大兄弟,打一回不行,那得连着打,得打几个疗程才行哪!”
乙 还得接茬儿打。
甲 第二天又去打,第三天也打,等到第四天上,脖子能活动了。
乙 可算好了。
甲 活动是活动,一活动起来就没完。
乙 老活动啊?
甲 一摇晃就是四十多分钟。
乙 那脖子受得了吗?
甲 后来我们哥们儿几个一想:“不能听老奶奶的了。”
乙 别迷信了。
甲 当时外边正流行着一种甩手疗法。我们就劝大爷:“您还是做甩手疗法吧!”
乙 对,活动活动也好。
甲 这老大爷干什么都爱上瘾,整天价摇晃着脑袋,甩着手在院里头转。老奶奶一看纳了闷啦!
乙 她纳什么闷呀?
甲 “大兄弟,你不是打的鸡血吗,怎么变鸭子了?”
乙 !